您當前的位置: 中國航天科工六院  >  黨建與文化  >  六院榜樣 > 正文
夢想從鉗臺升起
發布時間:2017年-11月-23日       信息來源:中國航天科工六院

他是內蒙古自治區首批“北疆工匠”,是全國技術能手、六院“金牌工人”,在方尺鉗臺旁一站就是30年,發明的100多項創新成果大大提高了生產效率和產品質量。

他是內蒙古自治區優秀共產黨員,他把共產黨員對黨的忠誠雕刻在產品上、奉獻于身邊人。他傳授技藝、悉心帶徒,他的精神高度成就了自己和徒弟們的技能水平的高度!

他就是六院紅崗公司4車間鉗工組組長鄭朝陽。

夢想萌發:我要當鉗工

鄭朝陽“工匠”夢想的種子最早萌發于孩童時代。

鄭朝陽小時候,和一大幫小伙伴玩耍,他就是個“孩子王”。那個年代的玩具,都是自己動手做,無論小兒科的滾鐵環、彈弓,還是高大上的彈槍、火藥槍,鄭朝陽都做得有模有樣。

當時住平房,壘院墻,做柵欄,鋪磚地,這些里里外外的“技術活兒”他都干過。爸爸在工廠當檢驗工,是個真技術活兒。鄭朝陽說,到十幾歲的時候爸爸就感慨“兒子比我強了”,“壘院墻都是爸爸給我當小工。”

高中畢業時,恰逢內蒙航天技校創立。那時候能進工廠當一名航天戰線上的工人,是非常自豪的事情。鄭朝陽就這樣成為了內蒙航天技校的首期學生。

“車鉗銑、沒法比”。很小的時候就聽父輩們這樣講,所以上技校時,鄭朝陽毫不猶豫地選擇了鉗工。

在航天技校,他開始真正學習一門技術。“做好一件事,前提是你真正喜歡它”,鄭朝陽學鉗工,就是兩個字“喜歡”。

堅守鉗臺:“工匠精神”托起航天夢想

1988年,鄭朝陽從航天技校畢業分配到了爸爸所在的工廠,成為一名鉗工。

航天工作無小事。一開始,他跟著師傅王志國當學徒工,把業余時間基本都用在了琢磨每一道工藝細節、鉆研每一個技術難點上,加班加點成為工作常態。

鄭朝陽慢慢悟出了這樣一個道理:鉗工的活兒確實需要一雙“巧手”,才能干出精品,不足之處是干得慢、效率低,手工打磨還耗費體力。“怎樣在最有效的時間內干出最漂亮的活兒”,成為他追求的目標。

“活兒干的好壞,主要在工裝設計。”工裝成為鄭朝陽的“金剛鉆”。設計一個合理的工裝,不僅能提高工作效率,而且能提升產品質量。比如,型號產品的一個小零部件導線固定環,批量很大,但是零件體積小、精度高,加工過程中的半點疏忽,就容易產生誤差,很難保質保量完成任務。為此,他自行設計制作了導線固定環體系列工裝,使加工效率一下子提高了10倍,合格率從不足50%提高到100%。

鄭朝陽帶領班組大膽攻關革新,出色地攻克了一道又一道難關:將自制絲錐改制成獨特的菱形鉆頭,實現了某重點型號高強鋼小孔精確加工;設計制作的聯結套筒刻線工裝,特別是某零件倒棱機的應用,使產品生產效率提高了5倍;設計制作的電感固定環工藝裝備,使某型產品加工效率提高了10倍。

2012年,鄭朝陽參與了我國首臺三維輥彎成型樣機的研發裝配工作。作為項目技能操作帶頭人,他不僅加工生產了無數零部組件、工裝,還完成了對2000多個設備零部件結構的調整、組裝和調試,將理想化的“設計原理”變成了現實,多項技術填補了國內生產空白。

近年來,他發明的創新成果累計達到100多項,助力企業做好“上天”的文章,壯了國威,揚了軍威。

導師帶徒:“捅破這層窗戶紙,沒有什么可保留的”

1998年,鄭朝陽開始帶徒弟。在隨后的近20年里,他陸續帶了十幾個徒弟,徒弟們都是獨當一面的生產骨干,創新成果也屢屢獲獎。

在鄭朝陽這里,不管是哪一類徒弟,他都會按照徒弟們的性格特點,因材施教。一個熟練的鉗工,培養周期一般需要2-5年的時間。但是,鄭朝陽看重徒弟們工作的自覺性、積極性,要求他們苦學、苦練,早日出徒!

“‘累手’和‘累腦子’,總要占一個”,鄭朝陽教育自己的徒弟,“干活兒想少費力氣、想省事兒,就要動腦筋、要創新、要琢磨設計工裝,只有創新才能提高效率、保證質量,才能減輕勞動強度。”

“絕技絕活其實就是生產中的一些竅門兒,也就是方法和思路,說白了就是一層窗戶紙”,鄭朝陽說自己不在乎、也一直在“捅破這層窗戶紙”。他教徒弟,只要你是這塊料、愛學習,就會把自己掌握的東西全部傳授,“沒有什么可保留的”。

德藝之道:做到99分還不夠,要做到101分

鄭朝陽總說:人要學會感恩。我們要感恩身邊人的各種幫助,感恩組織的培養,感恩我們身處的這個美好的時代。

他把感恩付諸于行動。除了干好鉗工的活兒,很多時候,他要幫著解決各種“急、難、險、重、新”任務中的難題,別人眼中的“分外事”,在他這里都是“本職”。

他小名叫“錫陽”,口口相傳,身邊人一直這么叫著。“有困難,找錫陽”已經成為企業職工解決難題的一句口頭禪,也讓他成為隨時解決各種難題的忙人。車間領導給他做過統計,2016年他有310天都在加班,正常加班要干到晚上八、九點鐘,趕上急活兒就得加班到后半夜。

“做到99分還不夠,要做到101分”,他這樣要求組員,自己更是身體力行。有一次地面設備裝配,為了搶時間他連續操作,中午也不休息,因為血糖高,等干完活直起腰,徒弟們看見他已經累得臉色煞白、步伐不穩。趕緊扶他坐下來休息。看到師傅這么辛苦,幾個徒弟心疼得直掉眼淚。

人過中年,鄭朝陽過早地出現了斑斑白發。因為承受著多處病痛,他一直身體清瘦,但加班從無怨言,干起活來還是一絲不茍的“大師范兒”。

這就是鄭朝陽,六院航天人群體、工匠團隊中的一個代表。他們堅守崗位、腳踏實地,精神高度成就了技能水平的高度!(文/徐玉榮)

【關閉】【打印】
請關注航小萌

聯系我們:

地址:內蒙古呼和浩特市新城區新華東街65號
copyright:2017版權所有 中國航天科工集團公司
備案序號:京ICP備0506號
3d太湖字谜